2006年8月5日,我在紅網紅辣椒評論發表了第一篇時評。這8年來,總共的發稿數量超過了720篇。加上一些未能通過發稿審核競爭的稿件,寫作這些時評加起來至少也花費了2000個小時。
  按照有名的“一萬小時天才理論”,2000個小時其實只是一個入門級的時間投入。這個世界上,很少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天才,人們大多各自有著一定的天分,天分不足的就只能通過反覆練習來強化和提升自己。時評寫手之中,相當多數都有過在紅網紅辣椒評論發稿的經歷,持續活躍的高手也不在少數。自覺駑鈍,天分上差得極遠的我,通過持續的時評寫作練習、思考,並大量閱讀,勤能補拙,總算能稍稍拉近與高手、大牛們的差距。
  (一)
  花費這2000小時,在紅辣椒評論發出700多篇評論,究竟收穫了些什麼?紅辣椒評論仍未實行稿費制,但紅網編輯中心的審稿標準並不低於一般報媒,每日更新條數有著總量限制。投稿人必須展開競爭,必須不斷提高選題的準確率,力爭選到非同質性話題;還要善於判斷自己能否寫好這個話題,能否寫出一定的新意。高手、大牛們的寫作水平穩定,一般的投稿人可以將之作為學習和參照對象,至於能夠從中學到什麼、學到多少,則要看悟性和學習能力。
  我個人的體會是,投入時評寫作,加入投稿競爭,對於訓練自己的思考和分析能力是大有幫助的,這方面的時間和精力投入,最終會帶來自我訓練方面的提高,會有更大的收益。無論投稿人從事什麼職業,皆是如此。
  (二)
  經2000小時、700多篇評論的寫作練習,我還意識到,時評寫作,需要與新聞報道保持適度的距離。我們生活在一個娛樂至死的年代,傳媒理論家道格拉斯·洛西科夫在《當下的衝擊》一書中曾說過,新聞變得越來越像肥皂劇,用一連串以至無窮的後續報道來形成敘述脈絡,推動受眾互動和融入。一個問題、事件獲得解決,就將受眾的興趣點及故事懸念,馬上轉移到其他的、更多的問題和事件之上。新聞報道很多情況下就會變得唯賣點至上,語不驚人死不休,而不必在意報道中的細節偏差甚至是主線偏差。
  時評寫作要選取新聞報道中的典型事件作為題材,也就常常難以避免陷入道格拉斯·洛西科夫所說的“當下主義”。單篇報道對事實的披露很可能並不全面,甚至扭曲了事實和邏輯,時評寫作時就需要在可能的範圍內查詢背景情況,用常識和邏輯審慎辨析報道傳遞的信息特別是關鍵事實,避免單篇報道讓時評寫作者產生虛妄的在場感。時評寫作經驗的增加,應當表現為對新聞事實的篩選和判斷能力的提高。時評寫作就需要定期自我檢視,要時刻提醒自己,“在距離現實更遠的情況下誤以為更接近真實”是一種危險的認知態度和行動方式。
  紅網紅辣椒評論是一個開放的時評平臺,全年365天每日定時更新。再加上持續的投稿競爭,就使得時評寫作“當下主義”化的弊病受到一定的遏制。評論與回應,辨析與補充,對於打破投稿人虛妄的在場感,推動提高新聞事實的篩選和判斷能力,是有相當幫助的。
  文/鄭渝川  (原標題:2000小時陪伴紅辣椒的收穫)
創作者介紹

2月1日對

pd61pdbfv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